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性阈限”的解说
 
更新日期:2020-06-30   来源:   浏览次数:35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笔者认为第六章性的阈限尤为精彩。阈限一词本是一个物理词汇,又称感觉阈限,是一种感受性衡量标准,指感觉器官感知范围的临界点的刺激强度。本章内容

 
 笔者认为第六章“性的阈限”尤为精彩。

“阈限”一词本是一个物理词汇,又称“感觉阈限”,是一种感受性衡量标准,指感觉器官感知范围的临界点的刺激强度。本章内容为这个词语作了注释,即观察民国女性多重身份编码下的妓女视觉文化,考察20世纪初中国女性身体—社会性别系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章以汤修慧——著名报人邵飘萍的第二位夫人作为开章和结篇。

汤修慧在《妇女时报》刊发的照片最多,有单人正面照、背影照和集体学生照等,而且她的身份横跨学生、妾和妻子三个身份。她成长于浙江金华,为父亲开的一家照相馆协助管理账务,由此结识了经常来光顾的金华中学教师邵飘萍。邵当时已有包办的妻室,他欣赏汤修慧的聪颖灵秀,说服汤父由他资助汤修慧进行正式的学校教育。1911年汤修慧进入浙江女子中学学习。由于邵飘萍是“一肩挑两房”,按照当地风俗,可以合理再娶。二人于1912年结婚,汤修慧1916年毕业。也就是说,他们结婚的时候汤修慧身份还是学生。1919年邵飘萍再娶祝文秀,自1919年至1923年第一位沈姓夫人病逝,邵飘萍同时有三位夫人。汤修慧在学校就发表文章,并且冲破禁忌和《妇女时报》及包天笑建立联系。一毕业,她就投身到邵飘萍的《京报》事业中去。她曾宣布:如果自己的先生真正倡导男女平等,那么她也可以深入八大胡同,“叫条子”、“吃花酒”。她因此获得了许多妓女生活的经验作为写作材料。她也遇到一些奇特的经历,某天她被一个管事人误认为妓女,她“打了那人一巴掌”,此后再也没去过八大胡同。

著作认为《妇女时报》中的汤修慧体现了民国女性暧昧的性状态。她面对镜头,“有一种妓女式的放松”。晚清以来有一种显见的社会现象,作者将它命名为女士和妓女的“社会滑移”(Slippage)。这种“滑移”并非高低阶层流动,而指诸如名字、服饰、手势和体态之类的特征趋同或边际模糊。它们以各自的语义形成各自的“编码”和“解码”方式,其变化堪称中国历史上文明、社会性别和阶级身份的索引。

由此作者教我们辨识民国女士和妓女。民国女士的照片经常有冗长的标题、头衔,最后加敬语“女士”。如“驻英使署参赞罗饴元夫人魏淑姞女士”、“北洋女子师范学堂学生张鸿仪女士”、“中国词家吴门毕杨芬若女士小影”等。而妓女的名字并非固定的一人一名,较为随意,经常不像正式的名字,如“洪四宝”、“小阿凤”、“谢莺莺”、“雪印轩”等,或者有集体称呼如“京城小四子小五子姊妹”等。有这样一个故事:包天笑曾经在上海与一位名叫“阿金”的苏州妓女短暂相遇,留下美好的印象。几个月后他试图再去寻找,却遭到了嘲笑——在上海至少有十个以上“阿金”!女士和妓女关键区别还包括衣领的高度、袖子的长短松紧、衫裤的选择和特定饰品的佩戴。就衣领来说,妓女的衣领通常高一些。妓女还佩戴着一个最为普遍的象征性饰物:珍珠做成的装饰点缀在紧紧的包头上,或者做成花形装饰,缀在胸前。而女士们从不佩戴珍珠花饰,她们多装饰以真花,倚靠在真的盆栽植物旁。妓女越来越多地穿着裤装和短外套,上层女士依旧是裙装长衫,以盖住她们的骨盆。在体态上的区别是:上层女士通常单独站立,多人一起时也几乎没有肢体接触。妓女有拉手等亲密举止,跷二郎腿,而且只有妓女手拿书卷以躺姿拍照。作者遍查《妇女时报》中的女性照片和有正书局三册妓女相册(有正书局:《新惊鸿影》,1914),发现书作为晚清高级妓女影像的重要标识物,正应和了“校书”、“女校书”或“书寓”、“书寓先生”之隐喻。就站姿排列而言,女士们(尤其女学堂合影)的照片以对称为美德,而妓女们的影像则是混乱、叠加,植入异国情调,为了“引起色欲”。不过这种审美差别有变小的趋势:女士们逐渐追赶各种时髦的风潮。以衣领和装饰来说,前面提到的魏淑诘的两张照片衣领都非常高。时人抱怨上海的女学生都穿着衣领高4英寸、点缀着纽扣和花边装饰的衣服了,简直和妓女的审美无甚差别,哀叹女学生们“身着奇装异服”,“行动毫无羞耻”。《妇女时报》1912年5月第一号的照片《城东女学附设小学教育讲习会》就证明了高衣领已经成为风潮的事实。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性阈限”的解说

下一篇: “性阈限”的解说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