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医药卫生 » 正文
“扶阳理论”在急危重症治疗上的应用
 
更新日期:2020-07-27   来源:   浏览次数:36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根据急危重症临床特点,各家重视阳虚这一证机,在辨证论治过程中,始终不离扶阳这一重要治法,现分述如下:1脓毒性休克脓毒性休克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急

 
 根据急危重症临床特点,各家重视“阳虚”这一证机,在辨证论治过程中,始终不离“扶阳”这一重要治法,现分述如下:
1脓毒性休克
脓毒性休克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急性循环衰竭,是重症患者的首要死因。西医治疗以积极抗感染、大量补液及运用血管活性药物为主,可导致肺水肿、心力衰竭等严重并发症。同时由于血管活性药物本身收缩小动脉及微动脉,很可能进一步加重微循环衰竭。脓毒性休克属中医学“厥脱”范畴,“邪胜正衰,阳气欲脱”为其中医病机,治疗当以温阳救逆为大法。高培阳认为:脓毒性休克患者均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水肿,属中医“水饮病”范畴,为阴邪直中,阴损及阳,或阳虚水液无以运化,湿邪困遏气机,气滞加重湿阻,见阳虚水泛之象,治宜“温潜”,故应用扶阳之复苏合剂(制附子、生牡蛎、干姜、麻黄、炙甘草),使阳气充盛,水液得化,邪气自除。郑宋明等[8]认为脓毒症为外邪入侵,热毒内生,邪胜正衰,阳气衰脱,治宜以益气温阳为大法,故临床应用益气温阳的参附注射液治疗严重脓毒症患者,可显著降低患者血清IL-6、IL-10以及CRP,升高CD3+、CD4+、CD8+T淋巴细胞亚群、HLA-DR,而有效减轻严重脓毒症的全身炎症反应。吕德可等为证实脓毒症患者存在“阳气虚衰、无法发挥御邪”的病机特点,应用单味大剂人参煎汤对脓毒性休克患者进行治疗,结果显示独参汤能够有效减少缩血管药物和液体复苏的用量、稳定血压、改善患者血流动力学,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2. 急性心力衰竭
心力衰竭是常见心脏急危重症,按其临床表现特点,可将其归属于中医学“水肿病”、“喘证”、“哮证”、“心痹”、“心衰”等范畴。陈翠等认为:心力衰竭是心主血脉功能的失调,其病位在心,病机以心阳虚为主,以致累及肺肾肝等脏,主张心力衰竭的基本治则为扶阳气、存阴液,治以温通心阳同时及补有形之阴津为主,阳气是功能,阴津是物质。功能须以物质为基础,即心阳的旺盛需要以心阴血的充沛为基础,故临床应用加味四物汤方进行治疗,方中佐以少量肉桂以温通心阳,结果显示加味四物汤能够明显降低患者脑钠肽(NT-proBNP)、肌钙蛋白T(TnT)水平,缓解患者临床症状。李佳等认为心力衰竭患者多伴有水肿发生,根据《素问·逆调论》中:“肾者,水脏,主津液”,肾阳为一身阳气之根,脾主运化、肺通调水道等功能的正常发挥需要肾阳的温煦作用才能完成,故其治法以“温阳利水”为主,临床证实真武汤能够降低心力衰竭患者氨基末端脑钠肽前体(NT-pr oBNP)和基质金属蛋白酶-3(MMP-3)水平,改善患者临床症状。陆进等认为心为君主之官,心脏的正常搏动,有赖于心阳的温煦和推动作用,而肾阳为一身阳气之根,能够温养心阳,故主张心力衰竭的治法应注重温阳利水,同时佐以活血化瘀,临床发现真武汤合桂枝茯苓丸可以显著改善心力衰竭患者左室射血分数合血浆NT-ProBNP水平,提高患者生存质量。
3尿毒症
尿毒症是各种慢性肾脏疾病病情进展的终末阶段,血液透析是临床有限的主要治疗方法。因其引起尿少、水肿等临床表现,故归属于中医学“肾厥”、“水肿”、“虚劳”“癃闭”“关格”等范畴。肾乃先天之根,机体一切机能活动都有赖于肾之阳气温煦。外邪侵袭人体,日久缠绵难愈,肾阳损耗,肾气化失司,不能蒸腾水液,故见水肿。日久损及肾阳无力气化,水气上泛。水脏侮土,导致脾失健运,不能运化水液,进一步加重津液代谢失常。子病犯母,水脏有病,必牵连其母脏,且肺为华盖,外邪侵袭,肺必然受累,可见肺宣降失司征象。故强调尿毒症病机以外邪侵袭,脾肾阳虚为主,治法上重视温阳。陈运兰等认为:尿毒症证候多属阳虚证,证见水肿、肢冷等征象,治疗当以温阳,但所谓温阳并不是纯用温阳之品,正所谓“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故其治疗主张应用滋阴之品,辅以温药以助命门之火,如此方可祛邪扶正,避免单纯补阳而引起阳盛之候,临床上在西医治疗基础上加用金匮肾气丸治疗脾肾阳虚型尿毒症患者,能够减少尿毒症患者体内小分子毒素。尿毒症心肌病作为尿毒症的并发症之一,严重影响尿毒症患者的预后,李佑生等认为:该病病机属心脾肾阳虚,痰淤阻滞,法以温通心肾,化痰活血,方选苓桂术甘汤合丹参饮加减,临床实践证实该方药可改善尿毒症心肌病患者左室功能、左室肥厚以及左室结构指标,改善血肌酐(Scr)、尿素氮(BUN)等肾功能指标。
4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是急性肺损伤的严重阶段或类型,是由多种危重病诱发的以呼吸衰竭为主要特征的临床综合征。患者出现呼吸急促、甚则鼻翼扇动、口唇发绀、胸闷、咳嗽甚则咯血等症状,类似于中医的“喘证”、“结胸”、“喘脱”等范畴。本病病位在肺,但与心脾肾等有关。刘青认为:肺部受邪,邪正交争,正气渐虚,肺气虚宣降失司,肾虚则无以纳气,故见喘脱等危证,肺喜润恶燥,纯用温药恐其虚不受补,故治疗上灵活应用“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其治法主张益气养阴,回阳固脱,方选生脉散合参附汤加减,方中多味养阴之品,阴中求阳,熟附子补命门之火,茯苓等淡渗利湿以祛湿邪,寓补于通。临床治疗效果显著。周文婷等认为:该病属于肾虚失于气化,脾失健运,水饮内停,上射于肺,故临床上见肺水肿及组织水肿等症状,治疗上宜补命门之火,同时潜阳于下,温之,潜之,使雷龙之火安于龙窟,从而治疗疾病,方用加味潜阳丹进行治疗,方中砂仁化湿、理气、温脾;附子温肾阳以补命门之火;龟甲滋阴潜阳,阴中求阳的同时潜阳于下,以助温潜;甘草调和诸药,补益脾气。加味潜阳丹可以明显改善患者临床症状。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扶阳理论”在急危重症治疗上的应用

下一篇: “扶阳理论”在急危重症治疗上的应用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