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18世纪中后期《醒世恒言》在日本的传播情况
 
更新日期:2020-07-31   来源:   浏览次数:20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石川雅望在《通俗醒世恒言》的跋文中说,先是西播冈氏譯載奇言精言諸書者不復载也。文中冈氏指冈白驹,是跋文中奇言(《小说奇言》)和精言(《小说精

 
 石川雅望在《通俗醒世恒言》的“跋文”中说,“先是西播冈氏譯載奇言精言諸書者不復载也”。文中“冈氏”指冈白驹,是跋文中“奇言”(《小说奇言》)和“精言”(《小说精言》)的编译者。“奇言”和“精言”是《和刻三言》中的两本,还有一本是泽田一斋的“粹言”(《小说粹言》)。从上面的“跋文”中可以看出,石川雅望从《醒世恒言》中选了《小水湾天狐诒书》等4则故事是因为不想和《小说奇言》和《小说精言》翻译相同内容的故事。
再看《通俗醒世恒言》“序”的部分内容如下。即“不出戸庭而葦航於萬里也。其可怪可悦。可以懲悪。可以勧善者。豈啻止児婦哉”。
这是南亩子(1749-1823)的“序”,他是江户后期著名的狂歌作家。石川向南亩子学习狂歌,在出版《通俗醒世恒言》之际让南亩子为自己的译著写了“序”。简短的“序”衬托出《通俗醒世恒言》不仅有供人们赏心悦目的娱乐一面,也有规范人们思想行为的说教一面。另外,从通俗《小水湾》的序中可以推测与训译《小水湾》的译文在受众面上的不同,即内容浅显易懂,让儿童和妇女都要看懂翻译故事内容。
从训译《小水湾》到通俗《小水湾》,两种译本的完成仅仅相隔30年,但在选择的翻译方法以及目的语、翻译目的上逐渐呈现出与读者缩短距离的倾向。
中村幸彦对片假名和文体如此评价。即“明治之前的和文体大致分为片假名和平假名。而且这种区分非常明确。片假名和文体一般是汉书或佛教有关的书籍。相反,‘和歌’或者‘物语’是用平假名和文体”。由此我们想到通俗《小水湾》为什么使用片假名和文体。
在江户中后期继通俗翻译作品之后也出现了诸多的“绘本”类的白话小说的翻译作品。如,《通俗西游记》(1758-1831)共五篇,历时73年只翻译到第六十五回。而且,每篇的译者不同。就在《通俗西游记》第四篇出版之后在日本又出现了《绘本西游记》(1806-1837)。《绘本西游记》共四篇,每篇的译者也不同。《绘本西游记》也用30多年的时间翻译完成,是日本第一个《西游记》完整版的汉译本。“绘本西游记”除了在“图像”方面比《通俗西游记》增加了很多,在文体上使用了平假名和文体,而不是《通俗西游记》的片假名和文体。
《通俗醒世恒言》和《通俗西游记》几乎是相同时期出现的白话小说的日译本。《通俗醒世恒言》没有具体谈及在翻译上使用了多长时间,但从《通俗西游记》和《绘本西游记》的完成时间来看,白话文对于18世纪中后期的日本江户人来说有相当的难度。从训译到片假名和文体乃至平假名和文体等在翻译文体上的变化,足见译者在受众面上下的功夫,也从侧面反映出白话文受限的受众面。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18世纪中后期《醒世恒言》在日本的传播情况

下一篇: 18世纪中后期《醒世恒言》在日本的传播情况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