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马克思与柯瓦列夫斯基的交流和交往
 
更新日期:2020-08-18   来源:   浏览次数:36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1872年,柯瓦列夫斯基大学毕业后,曾去柏林、维也纳、巴黎和伦敦等地深造,并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影响。1874年冬天,柯瓦列夫斯基在伦敦和马克思会面。

 
 1872年,柯瓦列夫斯基大学毕业后,曾去柏林、维也纳、巴黎和伦敦等地深造,并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影响。1874年冬天,柯瓦列夫斯基在伦敦和马克思会面。在1875—1876年期间,柯瓦列夫斯基几乎每星期都去马克思家中探讨学术问题,直至1877年去莫斯科大学任教。回国后,柯瓦列夫斯基和马克思保持书信往来,并在去伦敦时继续拜访马克思。在此过程中,马克思和柯瓦列夫斯基为对方的科学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柯瓦列夫斯基关于公社土地所有制问题的研究受到了马克思的深刻影响。马克思十分欣赏柯瓦列夫斯基的才华,并对其寄予厚望。《资本论》第1卷法文版出版后,马克思于1875年将之寄给了柯瓦列夫斯基。在交往过程中,马克思像老师一样不断帮助和指导柯瓦列夫斯基,不仅指出他的著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还以敏锐的观察力和深邃的历史目光建议他去研究西欧的经济史和社会发展史,而后者原本是想把大部分精力用于研究自己讲授的课目——政治制度的发展。由于马克思对柯瓦列夫斯基撰写的一部关于法国的赋税立法的著作评价不高,后者停止了该书的出版。柯瓦列夫斯基回忆道:“假如没有和马克思认识,我很可能既不会去研究土地占有制的历史,也不会去研究欧洲的经济发展……他更主张我揭露农业公社的过去,或者根据比较人种学和比较法学史来阐明远古以来的家族制度的发展。”在马克思的直接推动下,柯瓦列夫斯基从事土地所有制的历史和社会发展史方面的研究,完成了《公社土地占有制》一书。该书出版后,柯瓦列夫斯基立即寄赠马克思,并在扉页上题词:“赠给卡尔·马克思,以表友谊和尊敬!”在1879年9月19日给丹尼尔逊的信中,马克思指出:“柯瓦列夫斯基的书,我已从他本人那里得到了。他是我的‘学术上的’朋友之一,每年都要来伦敦,利用英国博物馆的珍藏。”在整体上尊重和同意该书的结构和顺序的基础上,马克思详细摘录和批注了该书,比重约占原著的56%。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给柯瓦列夫斯基看了马克思的摘录和批注。
柯瓦列夫斯基为马克思的学术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帮助。1876年,《瑞士沃州公社土地占有制解体史纲》一书出版后,柯瓦列夫斯基将之送给马克思。为了深入了解公社土地所有制和文化人类学的发展情况,马克思经常向柯瓦列夫斯基借书,包括后者第一次到美国旅行时带回来的摩尔根《古代社会》和关于西班牙土地所有制历史的两卷本论文。柯瓦列夫斯基还向马克思寄去俄国史学家卡列也夫的《18世纪后25年法国的农民与农民问题》一文。1879年4月,马克思指出:“卡列耶夫先生的著作非常好(excellent)。只是我不完全同意他对重农学派的看法。”同时,为了方便马克思了解俄国社会发展的第一手资料,柯瓦列夫斯基经常给马克思寄去有关俄国铁路业务和信贷业务等方面的官方出版物。马克思还是柯瓦列夫斯基主编的俄国杂志《评论批判》的热心读者,而这一杂志很可能是柯瓦列夫斯基寄给马克思的。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马克思与柯瓦列夫斯基的交流和交往

下一篇: 马克思与柯瓦列夫斯基的交流和交往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