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政治法律 » 正文
三审稿中瑕疵婚姻制度存在的问题
 
更新日期:2020-11-06   来源:   浏览次数:34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一)以虚假身份结婚就三审稿第828条第4项规定的以虚假身份结婚制度,因实务中可能出现的情形较为复杂,一刀切式认定无效的方式自公布以来受到学者的

 
 (一)以虚假身份结婚
就三审稿第828条第4项规定的以虚假身份结婚制度,因实务中可能出现的情形较为复杂,一刀切式认定无效的方式自公布以来受到学者的广泛争议。
从纵向体系上来看,实务中以虚假身份结婚的原因各不相同。若是因为重婚、未达到婚龄、近亲属婚姻的原因以虚假身份结婚的,第828条前三项明文规定了应当属于无效婚姻,不会因为虚构身份的违法行为使无效婚姻取得合法效力,此时婚姻仍然属于无效的情形,直接使用前三项的规定即可,无需多此一举。若是因为违反结婚登记的形式要件,此时显然不宜课以婚姻无效的严重法律效力,虽然违反了形式要件,但只有双方有真实、自由的缔结婚姻的意志,且不违法社会公益,直接判定婚姻无效显然过于苛刻,且无现实必要。若以虚假身份结婚的一方当事人单纯是以欺诈为目的骗取结婚登记,类比欺诈与胁迫的社会危害性与严重程度,并参考合同法中欺诈与胁迫的相关规定,显然欺诈远不及胁迫的可苛责性。在同一制度中,严重程序较高的胁迫仅是可撤销婚姻,严重程度较低的欺诈反而适用无效婚姻,显然不合法理及常理。
从横向体系上来看,当婚姻一方当事人是虚构身份结婚时,用于登记的身份信息是不存在的,若事后虚构身份的当事人消失,善意的另一方因为无法与虚构的人离婚,从而很难从当前的婚姻关系中解脱出来,民事诉讼也很难解决。当婚姻一方当事人是冒用身份结婚时,这一身份信息是真实的,但却不是当事人自己的,被冒名人和善意的婚姻另一方被禁锢在此婚姻关系中,虽然可以走离婚程序,但显然对双方的利益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害。
显然,因虚构身份骗取婚姻登记的情形下,因为实务中案情千差万别,一律判定为无效婚姻有失公允,且不具有存在的必要,因此最新草案将三审稿第828条第4项删除。
(二)疾病婚
疾病婚是指婚前患有医学上认定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情形。在《婚姻法》中,此种情形属于无效婚姻,但最新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将之变更为可撤销婚姻,且规定了婚前未如实告知另一方的限定条件。此前,这项规定因为涉及公共利益程度较小而饱受争议,甚至将该条规定上升为人格歧视,在双方自愿的情形下,剥夺了公民结婚的自由权利。随着社会的发展,此项无效情形越来越失去存在的根基。首先,随着社会医疗水平的进步,医学上认定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种类在减少,疾病的治愈率不断升高,在双方自由、自愿结婚的情形下强制将该婚姻关系判定为无效,是对公民自由缔结婚姻权利的限制,显然在危险性和干预性上出现了不平衡,造成了法律对个人生活的过多干预。其次,在当代社会,婚姻与生育是独立的,两者之间没有必然关系,因此以防止遗传为由将疾病列为婚姻无效事由的做法应予废除。结合我国目前人口呈负增长的现状,越来越多丁克家庭的出现表明了生育在当代社会并不是婚姻关系存续的必要条件,对疾病婚的强制无效制度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将疾病婚且婚前未如实告知的情形规定在可撤销婚姻的情形之下,不仅保护了另一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是尊重自由婚姻、尊重公民自由意志的表现。
(三)通谋虚伪的假结婚
此外,在瑕疵婚姻的实务中还广泛存在着通谋虚伪的假结婚的情形,如为了落户买房、逃避税务、获得拆迁款赔偿等情形。我国《婚姻法》对于此种情形未做规定,截至目前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同样未出现与此有关的规定,造成法律上的空白。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三审稿中瑕疵婚姻制度存在的问题

下一篇: 三审稿中瑕疵婚姻制度存在的问题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