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医药卫生 » 正文
失眠与情志因素的治疗
 
更新日期:2021-01-22   来源:   浏览次数:418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1中医对于失眠和情志因素的治疗中医在失眠和情志的治疗上经验丰富,在《伤寒论》中有大量对于不寐的记载。《伤寒论》曰: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

 
1中医对于失眠和情志因素的治疗
中医在失眠和情志的治疗上经验丰富,在《伤寒论》中有大量对于不寐的记载。《伤寒论》曰:“少阴病 ,得之二三日以上 ,心中烦 ,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由于素体阴虚阳盛,热入少阴,从阳化热,耗灼肾阴,不能上济心火,导致水火失济,心肾不交而出现阴虚火旺、虚阳上越之象。阳入于阴谓之寐,心火亢盛,阳不入阴,于是出现不寐,从而出现心中烦、不得卧的症状。从中医的辩证理论来看,失眠与情志发病的病机主要以情志不舒、心脾两虚、肝郁气滞等为主,治疗当以调畅情志、疏肝健脾、宁心安神等为主。
梁晓春认为失眠抑郁与肝郁关系密切,肝郁与“不寐”互为因果,在《素问·举痛论》中记载:“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五志过极,必然导致脏腑功能失调,脏腑功能异常,易扰心神,脑神被扰而发生不寐,所以在失眠的治疗上,疏肝为失眠与抑郁治疗的核心环节。杨曙民等认为抑郁、失眠以心脾两虚、肝肾不足为主要病机,主要以补心血健脾胃,滋补肝肾之阴为治法,方以四物汤合归脾汤。以肝郁脾虚、心血亏虚为主要病机的抑郁性失眠主要以疏肝健脾、滋养心血为主要治法。徐波等认为酸枣仁汤、柴胡疏肝散、天王补心丹、越鞠丸、柴胡桂枝汤、温胆汤等也是临床上用来治疗失眠、抑郁的常用基础方剂。中医辨证施治,个体化诊疗,使诊断用药具有更强的针对性,更有利于提高诊疗效果和疾病康复。
2现代医学对于失眠和情志的治疗
现代医学认为失眠合并精神障碍的临床症状,既包括躯体症状,又包括精神症状。治疗上主要以镇静催眠和抗抑郁为主。镇静催眠类药物有巴比妥类、苯二氮䓬类、非苯二氮䓬类;抗抑郁药有三环类抗抑郁药、选择性5-HT再摄取抑制剂( SSRI)、选择性5-HT 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 SNRI)、NE及特异性5-HT能抗抑郁( NaSSA) 类、褪黑素受体激动剂这几大类。其中苯二氮䓬类和非苯二氮䓬类药物均存在药物依赖、滥用和发生耐受的风险,要严格管控给药方式。
3.中西医结合治疗失眠和情志的优势
失眠伴有精神症状时,可以单用或合用抗抑郁药、苯二氮䓬或非苯二氮䓬类镇静催眠药、非典型抗精神病药进行治疗。苯二氮䓬类镇静催眠药物联合应用广泛应用于失眠合并情志因素的治疗,除此之外,也可以选用曲唑酮、米氟平等有改善睡眠作用的抗抑郁药物治疗。其中唑吡坦是一种比较安全的镇静催眠药物,副作用相对较少,但长期大剂量服用仍有自杀、滥用和成瘾的可能。佐匹克隆,大剂量使用会引起药物耐受性和依赖性。曲唑酮的安全性较好,但仍有增加自杀以及体重减轻的可能性。米氮平[16]主要经CYP3A4、CYP2D6 和CYP1A2 代谢成活性和非活性代谢物,在肾衰竭、肝衰竭和老年患者中米氮平的清除率分别降低30% ~ 50%, 30%, 10% ~ 40%,使用时需要密切观察疗效。此类药物的小剂量使用会明显减少药物危险性。在临床使用中,临床医生应格外注意规避此类风险。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失眠与情志因素的治疗

下一篇: 失眠与情志因素的治疗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