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教育 » 正文
好莱坞的国家形象建构策略
 
更新日期:2021-04-02   来源:   浏览次数:382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好莱坞电影作为一种特定的商业化程度的极高的文化视听产品,往往需要极高的制作成本,同时也将追求经济利益作为其首要目标和使命,但这并不意味着好莱

 
 好莱坞电影作为一种特定的商业化程度的极高的文化视听产品,往往需要极高的制作成本,同时也将追求经济利益作为其首要目标和使命,但这并不意味着好莱坞电影完全地只追求经济利益,而是必须在各方势力的控制干扰下进行制作,遵循自身独特的电影制作模式,进行剧本和角色的反复考量,准确进行情感价值和意识形态的定位,并借助意识形态腹语术的手段委婉地表达出来,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好莱坞电影风格。符合国家意志、塑造国家形象渐渐成为好莱坞生存与发展的一条准则。所谓国家形象,实际上便是美国梦、美国文化、美国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是一个内容范围极广的哲学范畴,包含了一个社会环境从上至下的各种文化习惯和价值观念。好莱坞便通过电影的形式将美国特有的意识形态展现在全世界人们眼前。
1.意识形态腹语术
成功的影片在于带给观众巨大视觉冲击听觉享受的同时,更能够震撼观众的内心,带给观众精神世界的满足。好莱坞经典影片正是这样一种模式,注重声画效果的同时,更注重电影所传达的精神理念,即其意识形态的传播或国家形象的建构。电影作为一种艺术,而非简单的说教,凡艺术者,当有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好的电影不可能将所建构的意识形态简单直观的呈现在观众眼前,而是以一种极其隐晦、内敛的方式置于视听语言之下,而达到一种较之于简单说教更独特和深刻的效果,这就是电影的“意识形态腹语术”。阿尔都塞提出了“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概念,阐述了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理论,鲍德里则将这一观点进一步细化,他把电影看作是一种从事替代的精神机器,与占统治地位意识形态所规定的模型相辅相成。经过不断地发展,意识形态腹语术以及成为电影塑造国家形象和传播意识形态的常用手段。“‘意识形态腹语术’正是电影在隐蔽状态下发挥意识形态效果的重要手段之一,就像现实生活中的“腹语”一样,不使用正常的发音器官,同样可以传达语言,发出声音。”在电影《阿甘正传》中,低能儿阿甘却在众多领域创造奇迹,演绎了一个精彩的人生。从阿甘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美国主流价值观的显现。首先,阿甘作为一个典型的美国人,始终以家庭为中心。他爱自己的母亲,得知母亲生病赶忙冲回家中;他渴望与安妮组建一个家庭,尽管面对安妮一次次的离开。其次,阿甘从未轻言放弃,而是以自己的努力不断地抗争和奋斗着,从一个低能儿成长为运动健将又称为战争英雄,甚至代替国家参加外交活动,这背后暗藏的个人主义和奋斗精神无疑不是从侧面暗示了美国的国家形象,奋斗就有可能成功,幸福需要个人努力。此外,这部电影借助阿甘和黑人布巴的友情暗示了种族主义的和解,借丹中尉的思想转变肯定了宗教信仰,借安妮抗争却又悲惨的一生暗示了妇女解放运动,影片以阿甘的所见所闻完美地从侧面以“腹语”地方式表达了主流意识形态,以阿甘的不断奔跑象征美化了美国的国家形象,而这一切都是利用了观众的“无意识”,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构建了一个庞大的文化价值体系。
2.意识与反意识的二元结构
无论电影通过何种手段建构意识形态体系,必然要面临不同种类意识形态冲突的问题,解决好不同价值文化体系之间的矛盾差异。好莱坞电影总是将不同种类的意识形态共同寓于一个叙事体系之中,引导观众理解不同种类的价值观并最终通过矛盾冲突的解决,达到突出自身主流价值观、推崇主流意识形态的目的,这就是好莱坞影片中常用的意识与反意识的二元对立结构,通过这样一种结构,好莱坞影片掩盖了自身宣传主流意识形态的目的,更有利于国家形象的建构的被接受。电影中的二元对立建立在现实生活中文化的二元对立模式之上,阿尔特曼说过,“每一种类型都是把某一种文化价值与另外,一种价值对立起来,而这些价值正好是被社会忽视、排斥和特别诅咒的。对于观众来说,这样的综合体能够体现一个虚幻的梦,使观众能表现出被禁止的感情和欲望,同时又得到主流文化的批准。”换而言之,好莱坞影片通过营造一种二元对立的环境,使观众既可以在这个环境中看到现实生活所未能经历的,激发观众强烈的好奇心和满足感,引发观众超乎现实之间的浪漫想象,同时又以主流意识形态的结局收尾、回归正义、法律、社会、道德等规定的范围之内,完成对国家形象的构建,欲扬先抑,二元互补。好莱坞经典影片的二元对立表现在人物、环境等方面。人物上,主要人物往往成对出现,且始终保持在一个对立面上,正义与邪恶、牛仔与恶棍、侵略者和守卫者、爱情与破坏者……《拆弹部队》中讲述了美军在伊拉克的一系列拆弹活动,充满人性、不惧牺牲的拆弹员詹姆斯与残忍无情的恐怖分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点集中爆发在卖CD的少年贝克汉姆被做成人肉炸弹上,满身美国正义感的詹姆斯为此不顾生命危险,追查凶手,而恐怖分子则无情地引爆了一个又一个炸弹,伤害无辜的人民。《泰坦尼克号》中的杰克与露丝的未婚夫卡尔同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杰克只是一个流浪画家,贫穷就是他最大的代名词,而卡尔则不同,家世显赫,但最终露丝选择了更具魅力的杰克,这样的一种二元对立无疑是对美国推崇爱情自由的极力歌颂。环境上,好莱坞影片借助镜头语言,极力表现美国本土的美好与繁荣,而对美国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则采取不加美化甚至“丑化”的方式进行描绘。《拆弹部队》中所描写的伊拉克处处都是荒乱、破败的景象,恐怖主义潜伏在各个角落,来此执勤的美国士兵时刻都在计算着国的时间,影片更是通过执勤倒计时的文字强化了士兵对于此地的恐惧和对回到美国土地的急切心情,所有的对比最终的目的就是引导人们无意识地进行比较以美化美国形象。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好莱坞的国家形象建构策略

下一篇: 好莱坞的国家形象建构策略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