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私人化空间和地理景观
 
更新日期:2022-01-04   来源:   浏览次数:47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私人化空间的创造依托于真实空间中的元素,反之,真实性元素加强私人化空间的可信度和接受度。小城的压抑让人们被动前行,看似来去自由的人们生活惬意

 
 私人化空间的创造依托于真实空间中的元素,反之,真实性元素加强私人化空间的可信度和接受度。小城的压抑让人们被动前行,看似来去自由的人们生活惬意,却有着漫无目的的迷失性。
(一)日常性生活体验
城镇的封闭性,加之空气中的迷醉犹如麻痹神经的烟雾,人们消遣的方式便是聚集在一起打发时间。并通过日常性场景引出事件转折点的人物,打牌中卫卫的父亲老歪,因儿子的到来中断打牌,语句中表露出烦躁;麻将馆许英砍掉花和尚儿子的手;台球厅中习惯性点烟喝酒等日常性行为,最大的功能是让人麻痹—消解冲突—融入小城。无法融入的人便会挤出小城,以至于老陈在监狱待了九年,即使出狱后仍与生活中的各种产生无法言说的矛盾。小城的闭塞,让每个人都轻易产生联系,但小城的随意和散漫,又使每个人并不是缺一不可,最终陷于大山里绵延的山路,遗忘在城镇泥泞的街道。
(二)道路
日本建筑学家芦原义信认为:“街道是当地居民在漫长的历史中建造起来的,其建造方式同自然条件和人有关。因此,世界上现有的街道与当地人们对时间、空间的理解方式有着密切关系。”小城镇与城市道路最大的不同点是不止作为交通设施的必要路段,而且是沟通的关键通道。城镇的小道通往各个方向,但忠于庸常性便减少了交流,于是交流的渴望转化成沉默与暴力。老陈敲开锁将卫卫带出门,为花和尚报仇而砍人,敬孝道给母亲烧纸,老陈以一个闯入者身份试图与身边的人进行沟通,但是对方态度是转移、挑衅和一个永不会回复的墓地。老陈和小城中麻痹的人的对比就像小城背后的高楼,格格不入却也有着无力自拔的悬置感。“小城镇设置了障碍,阻止个人的行动与关系向外发展。它也在个体自身内部设置障碍,阻止个人的独立和与众不同的色彩。”
(三)摩托车
摩托车是城镇最日常的交通工具,因其穿梭性的便利,成为探索城镇的工具。在凯里,摩托车是诱惑的获利品,老歪为了摩托车让花和尚带走卫卫;在荡麦,陈升借摩托车进入和离开梦境,物体不止是表面单纯的作为载体,也成为陈升和卫卫私人交流的移动空间。
(四)方言
方言集中反映空间的环境和文化,在对话中容易表露出微妙的情感变化。从而让观众对电影里人物的生存环境进行定位,进而达成观众对人物角色的身份认同。电视机里传来陈升用贵州话播报着演员表,导演私人化空间的记忆书写借用影片中陈升自导自演的私人化空间拉开帷幕。
毕赣是贵州人,在私人化空间的畅想中,方言是导演个人经验最直观的外化。而且为了更加真实,演员选用非职业演员,并且是毕赣的亲戚。因此演员是非职业演员,没有经过训练,以方言说台词表演会更自然的表达自己,以及在对话中自然流露出贵州的习俗,陈升出狱后,曾经的兄弟说,洗个澡换身衣服才能进家门。陈升在洗头时背着手,女人说我们这里背手的人是有罪的,因为老一辈的流放过来的。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私人化空间和地理景观

下一篇: 私人化空间和地理景观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分享学术资源信息及投稿咨询参考;如需直投稿件请联系杂志社;另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