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0
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崇祯四年后的均役改革
 
更新日期:2019-08-09   来源: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浏览次数:41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崇祯四年之前,嘉善的改革以均甲的形式展开,但均甲只能短暂实现社会控制的目的。百姓尚且无法避免诡寄的现象,更难让大户按所有田粮承充里役。而且,

 
崇祯四年之前,嘉善的改革以均甲的形式展开,但均甲只能短暂实现社会控制的目的。百姓尚且无法避免诡寄的现象,更难让大户按所有田粮承充里役。而且,按照田亩均派粮役势必因粮丁多寡,以及土地过割、推收而产生新的赋役不均。正如清人邵嗣宗所说:“若行均甲之法,必割彼补此,不惟滋扰反生弊端,且民间交易无常。数年过割,依旧参差,求其画一,必费周旋。”
崇祯二年(1629),蔡鹏霄任嘉善知县,委托乡绅陈龙正主持改革。陈龙正趁四年大造黄册之机进行均役:“辛未轮值大造,议变均甲为均役,万口称便。”陈龙正辛未、辛巳两次改革的内容主要集中于两方面:一是按田亩重新编审里役和均派粮役;二是对于乡绅优免问题的讨论。
为解决嘉善役困问题,重新调整里役,陈龙正首创了“品搭法”。从字意理解,“品,众庶也”,有等级之意,“搭”则有搭配之意。品搭则为按等级搭配。品搭常与经济活动相联系,如万历五年南京户部尚书毕锵奏:“将支给米麦本折酌量品搭,定为画一之法以示均平。”而作为徭役品搭法以缓解役困问题,确属陈龙正首创。有的学者将品搭法简单地理解为南北品搭法,其实是不确切的。因南北品搭指的是南北白粮解运的徭役搭配问题,[田雨:《明代白粮赋役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年。]品搭法则不仅包含南北白粮徭役品搭问题,还包含按田亩均派徭役、田则分等以及漕兑等问题。如陈龙正反对南粮散派时指出:“详嘉兴县条议,原为细民独当北运之苦,不忍偏枯,故将南糙仓粮散派合县,稍均甘苦,正略倣嘉善均役之法。嘉善轻重既均,使复代空役并兑漕粮,反起偏枯之叹。”便是明证。
首先,按照田粮户等品搭均役。起初,陈龙正主张限制优免,“绅袍优免之外,例充官图,其里长满四名以上,应同民间殷户佥点重运,而以中役、轻役品搭均授,官与民均也,是为大均”。但在送给蔡鹏霄的方案中却有所保留:“初议官图优免之外,照民图牵派重运。今审度情事,良属未易,惟悉坐空役,庶得其中。既以优免蒙恩,亦以输将明义,而官户之役均。”官图还是纳空役。
其后对殷户、中户、中下户、下户,分别按照田亩进行品搭,如有田二百亩以上者的殷户“凡坐北运一名者,随派南运一名,以接其力”。其外如北绢、斗级、南糙批首、南白、徐州解户等“如南运裁照旧额……则当年所费虽多,次年稍或接济,而殷户之役均。”。因北运烦重,中人之家难以承充,让中户搭配以较轻徭役,比之北运,已是轻了许多。对于田产百亩上下的中下户,悉照官图坐以空役。空役是一种银差,因为他们不需亲身应役,对于田产和人丁较少的中下户来说是十分有利的。最后,对于田产十五亩上下的下户,悉编成甲户,轮值现年,每亩再出帮贴银若干。
前后两个方案,初议明显对中下户有利,对官图打击更大,正议无疑缓和许多。一方面,为了减少反对的声音,改革方案并没有那么激进。更重要的是,作为乡绅的陈龙正本意也是为了社会的稳定而保证相对的公平,“是望官图民户之心各平,则役真平矣”。
其次,在白粮徭役的问题上,同样采取品搭均役的原则。北运粮长之所以当者无不破家,主要在于沿途 “抽扣”、“房科”积弊、“埠头”以及“船户”勒索诈害。即使南运银米帮贴,百姓穷于应付,负担徒增一倍。“若欲将南运贴米扣帮北运,总此邑民,今岁充北而受南帮,他年充南而复帮北,递出递还,有何实益?”他起初主张北运不必贴人贴米,旋即认为难以实现,遂改为南北品搭。借此原则,充分利用民力,南北役法由原来数年一充改为较为平均的挨年轮充,使每一徭役项目分散,将原先由每户专门负责而畸轻畸重的徭役项目变为分摊共充、轮充。同时在一家之内,轻重均平,前期佥派轻,后期就要加重,保证总量上均等。“北批首较之散蓬,其费一倍以外,恐非增贴一人所能支。合照原额,仍裁为二名朋充,而倍益其田。假如千亩之家,以田二百五十亩,派一北白,更以五百亩派一批首,余田二百五十亩,则拨甲户田二百五十亩益之。派以南漕二名,大抵重运则独用本名下里长之田,南运则取足于甲户,而仍不损其二百五十亩之数。”]再通过延长服役年限以及共同应役的办法,使得百姓获得喘息。实在难以抽身应役的项目,允许雇役,但要按每亩二钱的方式令甲户出帮役银帮贴,均按轻重役互相搭配,出力役或银若干。
此外,陈龙正还呼吁乡绅大户主动承担重役。乡绅利用政治与经济地位,佥充重役,可以“省搜剔群奸之力,船户自然不敢勒索。况官户可自造船只,不必逐年雇写。又沿途少阻,可以遄行。至京之日,收粮衙门员役既知缙绅自充,勤掯自减。则虽当重役,赔费几何,而可以造邑民无穷之福。” 乡绅充斗级亦同。通过这种“损上益下”行为,免去官家的敲朴。
自崇祯四年后,轻重品搭虽在嘉善得以落实,但情况并无改观。崇祯八年,因漕兑、白粮北运重役多归于民图下户,嘉兴府下令南粮散派,按田粮佥议,先令解户先行兑军,再纳空役。这一举措迅速激起民变,钱士升亲历:“秀水官户加二,民户倍之。又因故宦米多,旗卒蜂拥入城,当开钉橛文司李,为尽改民户以杀其势。海盐则殴击县官,几于殒命。湖州则剽劫公行……松江亦然,城外居民持械击柝,每夜辄六七惊。”受打击最大的还是官户,因此陈龙正颇为担忧,致信李陈玉,表示各县民情不同,不应效仿邻县实行全县佥议,并劝慰官户主动承担漕兑空役以打消知县顾虑。李陈玉采纳了他的建议,并向上司详述了嘉善南北品搭法,“他邑南运便利,全为有力所得;北运烦苦,独遗无援之民。嘉善则南北品搭,寅充北运,卯方南漕,盖以南漕为其息肩也。今已十年轮编矣,仓解虽属群趋,近亦搭解饷银,劳逸适中,利害平取。若使南解复兑,则是息肩者仍充二役,若使仓解复充,则今兵充二饷。”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崇祯四年后的均役改革

下一篇: 崇祯四年后的均役改革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