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文艺 » 正文
他者图式在《超级中国》中的展现
 
更新日期:2019-09-11   来源:世界电影   浏览次数:42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韩国广播公司(KoreanBroadcastingSystem)是大韩民国最早的公营电视台,与1961年开播电视频道,2015年,该电视台制作了纪录片《超级中国》,纪录片以

 
韩国广播公司(Korean Broadcasting System)是大韩民国最早的公营电视台,与1961年开播电视频道,2015年,该电视台制作了纪录片《超级中国》,纪录片以庞大的人口数量为基础的消费力与企业增长,资金,资源等侧面对中国进行观察,在此基础上结合以经济实力为基础的军事力,领导核心共产党,将中国图式构建的核心从‘贫穷的老大哥’转变为‘富裕的游客’。更有韩国学者指出,该纪录片中对中国的认识并不是忠实于‘中国’这一认识,而是根据韩国人的需求重新构成的。
(一)表层符征下的‘客观’图式建构
《超级中国》在片头中使用了龙,长城,五星红旗等多种元素结合的场景,基于相似性基础之上,建立出表层图像(符征)与对中国的诠释(即符指)之间的关联性。龙,长城等具备的象征性从最初的任意性开始,经过世界各国长期的‘共同训练’与‘习得’的过程,逐渐转变为一种有理据的指示性符号,具有象征性的要素与受众的既存认知相关联,将纪录片的叙述主体直接指向中国。中国与1949年在北京天安门前举行了开国大典,并将天安门设计入国徽,在他文化中,天安门既是中国首都的象征也是中国的象征。东方明珠作为上海市的代表性文化景观,典型的标志性建筑物通过‘投射’效果与受众心中的既存图式相关联,通过受众在不同文化背景下也具备的共同认知,构建出中国这一主体。
与中国相关的图式是纪录片制作者既存的知识与经验结构的反映,是对中国这一特定的‘他者’的表现欲象征,也是纪录片构建与展示图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受众可以通过画面中的内容感受到制作者的直接意义指向。正如贡布里希所言,艺术家无法转录他的所见,只是将自己所见翻译成一种可见的形式。创作者通过共同的认知基础,暗示其想表达的内容,继而使受众在直接可见的视觉要素前,主动对具体画面中与‘中国’相关的图式进行区分与辨别。
(二)非语言符征下的‘他者’关系图式建构
为了寻找“中国对于韩国是机遇还是危机”这一问题的答案,制作组走访了美国、希腊、阿根廷、肯尼亚、越南等5大洲的20多个国家,从而反映中国的力量以何种方式向全世界扩散。在纪录片中,考察了中国对于韩国、美国、希腊等多个国家的投资事例展现了中国队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同时通过中国顾客在济州岛免税店的消费力,在韩国的不动产购置等事例呈现出中国对韩国经济带来的机遇。相反,在提到秘鲁矿山这一事例时,通过采访当地居民的形式,以引导性的听觉形式吸引受众的关注。当地居民贫瘠的生活场景以画面的形式进一步强化了中国企业的‘比起看重当地居民的生活状况,更将注重利益’的形象。体现出中国在其他国家进行投资的过程中所伴随的对当地原有产业的负面影响,体现了基于制作者认知下的,对中国强大实力的担忧。
济州岛的美丽的自然环境与富丽堂皇的别墅等一系列元素构建了在济州岛进行不动产买卖的、具备雄厚经济实力的中国图式。在对房地产销售人员的采访中,避免了制作者的直接介入,暗示中国赴韩旅游与房地产购入对韩国带来高额收益。中国与多个国家间的经济往来场景的一系列配置,可见该纪录片是以制作者为视角,结合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后,对中国进行的‘他者化’图式构建。
(三)图式差异与影像结构的隐喻表现与象征
在部分西方国家历史观中,台湾与藏南地区被划分于中国版图之外。在纪录片片头中呈现的中国地图里,并没有将台湾与藏南地区包含在内。制作者所携带的与中国的认知差异呈现出图式与认知结构之间的紧密关系,也体现了制作主体的‘中国’图式差异性。
在以中国人口为主题的影像构建的过程中,制作方运用韩国免税店内大量中国消费者的场景,长城上密集的游客等多个人口密集的场景,相连的相似图像信息营造出一个相对完整的‘人很多’的意义系统。而阿里巴巴2014年的双十一购物总额,具备高消费能力的中国游客,中国GDP以实际购买力为标成为世界第一等多个场景与信息的配置,构建出一个基于制作者视角下的‘中国’图式,即经济繁荣,市场活跃,消费旺盛的‘中国’。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他者图式在《超级中国》中的展现

下一篇: 他者图式在《超级中国》中的展现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c)2008-2013 论文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